移动版

商誉减值侵蚀 燕京啤酒难破净利率低迷困局?

发布时间:2019-05-04 08:47    来源媒体:中国经济网

多年前的两笔收购,如今让燕京啤酒(000729)(000729.SZ)不得不对商誉计提做出高达7000余万元的减值准备,使得公司利润进一步被侵蚀。

根据燕京啤酒最新发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,作为老牌国有企业的燕京啤酒,在2018年净利润回暖较为明显,但因为此次7000余万元的减值准备,其公司净利润同华润啤酒、青岛啤酒相比,依然没有摆脱偏低的困境。

横向对比国内三大啤酒巨头华润啤酒、青岛啤酒和燕京啤酒财报可知,燕京啤酒在国内市场份额及净利率均处于末端。不同于华润收购喜力布局高端,燕京啤酒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收购两家地方啤酒企业之后,近些年并无过多收购动作,其原计划收购山东的两家企业,后因对方业绩不达标在两年前选择延期收购,至今仍未有最新进展。此外,公司管理层一直想推进的股权激励机制,也一直未能实现。

“啤酒市场讲究规模效应,燕京啤酒除了北京、内蒙古和广西之外,其占有的强势区域并不多,导致该品牌呈现相对区域化、低端化的趋势,使得公司盈利能力有限。” 清华大学快营销研究员孙巍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。

盈利能力低位徘徊

疯狂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,并未明显拉动燕京啤酒营收的增长。根据最新的年报显示,燕京啤酒在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13.44亿元,同比增长1.32%。此外,该公司净利润提升较为明显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8亿元,同比增长11.47%。在2017年,燕京啤酒该项数据下滑四成左右。

记者注意到,燕京啤酒在2018年拟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7561.24万元,此举侵蚀了燕京啤酒的部分利润。

根据相关公告显示,燕京啤酒对燕京啤酒(河南月山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燕京月山公司”)所形成的商誉计提 6706.83 万元减值准备;对燕京啤酒(邢台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燕京邢台公司”) 事项所形成的商誉计提400.70 万元减值准备。资料显示,上述两家公司分别在2010年和2011年被燕京啤酒完成收购。

此外,燕京啤酒持有50.5%股权的惠泉啤酒(600573.SZ),也未能给其带来更大的增长。根据惠泉啤酒4月25日披露的年报显示,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.5亿元,同比下降3.1%;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849.7万元,同比下降23.5%。

抛开上述因素,燕京啤酒的盈利能力依然在低位徘徊。1997年进入资本市场的燕京啤酒,彼时净利润已经达到1.87亿元,直至2011年巅峰期的8.17亿元。根据《中国经营报》此前报道,在2014年之后,中国啤酒行业开始步入连续四年低迷期,燕京啤酒的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。2014年至2017年,燕京啤酒的净利润分别为7.26亿元、5.88亿元、3.12亿元和1.61亿元。

同竞争对手相比,燕京啤酒并无太多优势。在2018年,青岛啤酒、华润啤酒和燕京啤酒的净利率分别为5.9%、3%和1.5%。此外,作为区域性品牌的重庆啤酒,其年度报告显示,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34.67亿元,同比增长9.16%;净利润4.04亿元,同比增长22.8%。

据欧睿国际提供给记者的数据显示,2017年国内市场五大啤酒巨头中,燕京啤酒位居第4位,市场份额为10.3%。不过,2018年燕京啤酒的综合毛利率达到了38.5%,同比上升2.2个百分点。

孙巍告诉记者:“燕京啤酒相对低端化和区域化。当下啤酒行业进入高端化,燕京原有品牌没有做到及时提升,导致燕京原有消费者一直青睐于低端产品,而新兴消费者对其高端品牌接受度又不高,这都影响了燕京啤酒的盈利能力。”

发力高端谋求破局?

国内五大啤酒巨头通过一轮轮的收购,迅速完成自身体量的增长,并占据了国内市场近80%的份额。啤酒营销专家方刚多次告诉记者,啤酒行业跑马圈地和大鱼吃小鱼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未来不排除“大鱼”之间的收购和联合,并且发力高端成为行业的趋势。

华润啤酒提供了一个范例。2018年11月,华润啤酒斥资23.54亿港元收购喜力集团在华的7家工厂,达成了在中国内地和港澳的长期合作关系,共同发展中国业务。业内普遍认为,华润啤酒此举在蓄力高端。

但燕京啤酒近期在收购上没有太多动作。原本计划在2017年收购燕京啤酒(莱州)有限公司和燕京啤酒(曲阜三孔)有限责任公司,因对方业绩不达标选择延期。截至目前,上述收购仍未有最新进展。山东地区啤酒行业人士文予生告诉记者,上述两个工厂业绩并不理想,处于生存艰难期。燕京啤酒方面也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。

燕京啤酒在2018年年报中提到,北京、广西、内蒙古是其优势市场,四川、河北、浙江是其成长市场,湖北、河南等地是其弱势市场。

为了培育新的增长点,燕京啤酒在产品结构上正积极布局高端产品。根据燕京啤酒官网显示,公司高端产品以燕京原浆白啤和燕京帝道为代表,它们是燕京品牌升级与转型的支点。其中,燕京原浆白啤就是燕京啤酒原浆系列产品的精品代表,燕京帝道是针对当下年轻人量身打造的产品。在2017年,燕京白啤销量同比增长37.8%。此外,燕京啤酒还推出过爱尔、IPA、世涛等高端产品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此前报道显示,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《2017年中国啤酒行业集中度及盈利能力分析》的数据显示,中国啤酒出厂吨价为世界主流水平的一半左右,燕京啤酒仅为2413元。作为对比,嘉士伯的吨价为5254元,百威英博的吨价更是达到6383元。显然,燕京啤酒还有价格带宽上的提升空间,也意味着巨大的挑战。

股权激励计划尚待推动

“燕京啤酒属于老牌国企,公司经营团队相对老化,这也是影响其发展的一个因素。”啤酒营销专家方刚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。

目前,股权激励和高管持股在白酒行业已成常态,而燕京啤酒13年前承诺的股权激励计划,直至今日仍未推进。

记者了解到,燕京啤酒控股股东在2006年3月31日承诺,将积极推进燕京啤酒业务骨干和管理层激励计划,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。2014年,燕京啤酒进一步明确将于2017年6月30日前提出股权激励预案,但后来因为政策原因,股权激励的承诺无法履行。

“如果燕京啤酒的股权激励能够得以顺利实施,对公司的积极影响是明显的。”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告诉记者。

不过,外部环境正在改变。日前,国务院印发《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》。该方案指出,授权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董事会审批子企业股权激励方案,支持所出资企业依法合规采用股票期权、股票增值权、限制性股票、分红权、员工持股以及其他方式开展股权激励,股权激励预期收益作为投资性收入,不与其薪酬总水平挂钩。

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认为,当下的国企股权激励政策环境较十多年前已经有了很大改变。国务院上述文件属于法规层面,对股票期权、员工持股等方面做出了明确的规定,具有很强的操作性,为燕京啤酒推行股权激励提供了很好的指导性法规和政策性依据。

4月29日,燕京啤酒副董事长、常务副总经理刘翔宇告诉记者,上述政策是刚刚发布的,具体情况还要等北京市的具体消息。

孙巍认为,这一政策落地到具体企业还要具体分析。“如果在进行股权激励后,企业业绩并未有明显提升甚至下滑,就或涉及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,这其中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。所以国有企业在这一块会相对比较谨慎。”

事实上,在赵晓东2017年6月担任燕京啤酒董事长兼总经理以来,燕京啤酒经历了一些改变。在2018年,燕京啤酒员工总数为32447人,较2017年减少4556人。有分析指出,新官上任后燕京啤酒在人员精简上有一定动作。

“这应该分为主动式和被动式的。”朱丹蓬说。他告诉记者,燕京啤酒去年关厂动作不断,自然会有人员减少。另外不排除燕京啤酒主动对人员进行精简。在2017年,燕京啤酒曾公告称关闭多家产能落后的工厂,这也是公司面对业绩下滑态势的无奈之举。

(文章来源:中国经营报)